土豆网鬼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关于成长的散文

来源:土豆网鬼故事   时间: 2020-11-17

弟弟的成长

文/小冉zi

日子过得真快呀,一转眼,小弟今年都要成年了。

人长大了,自然而然就懂事了许多,现在我也不跟他闹了,也不跟他气了,也不跟他打架了,而是相伴而行,相行而笑,相笑而爱。

其实,我毛弟长大了太多,不仅是身高上的增高,更是心智上的成熟。如果他有女朋友,我想应该比较和幸运吧!因为我家小弟不仅会主动做家务,做饭,还吃苦耐劳,上进贴心,最关键的是你给他讲道理他不会蛮不讲理,横着干。如果他自己做得不对,他就会自审反思。他也和我一样,喜欢写感想,只不过他是写在我送给他的本上,我是写在博客里。其实他一直都不知道一个小秘密,就是那天我无意间看到了他写的日记,我没有多看,就只看了我回来后,他写的日记。看多了就要不得了,万一看到了他暗恋的小心思呢?少年这个真的说不准。弟弟的成长弟弟的成长看完那一小部分后,还是有点澎拜,因为我占的篇幅还是很大。看了他的日记,我突然就意识到我存在的问题应该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然后就像神仙姐姐那样神秘,知道他喜欢和不喜欢,刻意制造他喜欢的东西,避免他不喜欢的东西。

这两年,父母都在外地打工挣钱,我也在CQ上大学,妹妹也长期在学校读高中,现在也在外地读大学,所以经常是他一个人在家。虽然我们也会经常联系,但关键时刻也不能帮到什么。他一个人经历着蜕变,一个人展翅飞翔。

虽然他经常一个人在家,但是他很幸运的是一路上有一个正能量的朋友陪伴,这也是我非常高兴的地方,那个朋友,我没有见过几次,但是我看到他手机相册里好多有意思的照片都是和他一起照的,他们一起张牙舞爪的在山上烤烤鸭,他们一起骑车爬山,他们一起在家里煮大餐。前两天,他过生日时,来了一帮朋友,我就给我妈说千万别亏待了他的朋友,这无关面子,而是对他朋友的一种认可和尊重。一个人在外读书,靠的就是朋友的嘘寒问暖,朋友间的关系融洽了,便会省去好多麻烦,住的过得舒心的还是他,所以说最终受益的还是他。

他一个人成长,一个人成熟,一个人理解,一个人跌跌撞撞,我从来就觉得爸妈因挣钱欠我们一个童年记忆,但这些在现在看来我们也释怀了。他的努力我也看到,他的改变我也见证过,不过我仍觉得美中不足的是他的学习环境。他在一所不是不怎么好的学校学习,他想一根筋的学习,可是就是差点理解力,成绩在那个学校也不怎么好,上的普通班,老师也没有那么上进,也不太爱管他们,班上不想学习不爱学习的人一大堆,学习风气比较差,对于他来说,在这样的环境学习,有点压抑,有一颗学霸的心,何奈大家都是学渣的行为。虽然我经常轻描淡写的跟他说:“男子汉,就是能够不受环境影响,一心一意的做自己,这样以后才能让我抱大腿。”

曾经,我总是催促他学习,各种方法都试过,什么金钱奖励法都不见成效,那时的我,就像一个老婆子一样,在他面前经常��嗦学习的重要性,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反而惹来一阵互相折磨,互相看不顺眼。

那时,他也经常年少轻狂的反驳我说:“姐,你信不信,我不学习,以后也能挣大钱。我看社会上,好多人都没读过什么书,也是大老板。”

可是现在,我们相互来看对方都觉得太幼稚了。那时的我,自己不讲西安什么地方查癫痫比较专业理还想让别人听你讲理,自己不反省还想让别人反思改正,真是看天书,说天话。

现在我也不捣鼓他,说什么认真学习这些浮云大话,这些道理我们都懂,只是道理遇到实践就变成了怂鸡娃,歪枣裂瓜。如果他要是想通了,自会学习,他又不是脑痴,都这么大了,未来应该由自己做主。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他,只是善意提醒的形式变了。

我知道他和那个朋友关系特别好,他给我讲完他们的故事后,我就意味深长的给他说:”小伙子!现在你要努力哟!他的起点比你高,如果你不努力,有一天,你们不在一个平台时,关系也就难以保持这么好了,那就真的成了儿时的味道咯,就像鲁迅和闰土一样,无论鲁迅好想找回儿时的闰土小伙伴味道,也难以反抗现实。思想一旦提高了,就很难接受不思上进的,因循守旧的,也就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了。这又不是攀比,亦不是比较的漩涡。朋友就是同甘共苦,共同进步,这样才不会心生间隙,才不会从无话不谈到无话可谈。

这样,倾听了他的故事,我也说明了我的观点,他也认真的听懂了,明白了,并付诸实践,这样我们并没有将关系搞得头破血流,反而更上一层楼。

我给他讲的这些理有的是我领悟到的,有的是别人传递给我的,还有的是我在书上微信微博中看到的。只有我讲理,讲出来的话才有理。

忘了说,今天他是第二天帮馆子去了,100元一天,他说他要努力挣钱,换一辆山地自行车。

慢慢成长,快快成长

文/雨子SUGAR

小时候的长大是无忧的,而今的长大是多虑的。人越来越成熟的话,想法自然会增多吧。

发现自己思考真的太多了,相比以前。那么,是从大学开始时。一开始,是强迫自己不再幼稚,现在思考已经成为一种自然。我有时候都好害怕,害怕自己思考的太多。不知道这和行动上的那个思考挂不挂钩。因为那样的话,我就成了光想不动的思想行动派了。喜欢深深地思考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养成。不仅是义务上的自省,而是那种深深的。

?思考越多,担心越多。我的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活了超过20年,还没遇到可以理解自己心境的人,包括友人与恋人。感觉周围的同学对自己未来的路都有了安排,想法。我曾嘲笑他们无所事事,才发现,我是那个真正无所事事的人。我有做过什么值得骄傲或是可以提起的事情。反而还活的有些百赖。就连看起来最没用的人,也是看起来。还有部分人是在疯狂的恋爱,部分人是在吃苦耐劳。我到底是在干嘛呢。害怕,空虚。本来就惨淡的大学难道我什么也不能留下吗?我努力的那几个证,会让我绽开笑容吗?

实习是明年的事,却感觉已经兵临城下。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一向最在意爸妈的看法,奈何他们几乎没有看法。只说:让我好好享受现在的大学时光。也给我出去玩的机会。不想打了一手烂牌。没什么大事可以处理,暂时弄好当前那些可以做的事也能勉强消磨时光。

很多21岁的人已经长很大,我还在幼稚的大一下年。时间静静的,我在呵护中慢慢的寻找试炼。因为各种原因,有很多的朋友。我行事极端,没有太多事情处理的我,喜欢斟酌。从小到大,朋友不计其数。为这类事烦恼最多,至今还是没有通透。感情这种微妙的东西本来难以解释。我这等奇葩,谁人能解贵阳哪家医院看癫痫。朋友,挺重要的角色。我的极大部分来自他们。

自己成长成了一个矛盾体。是慢慢长大好,还是快快长大好?慢慢长大,我可以细细体味一下当前的纠结,快快长大,我也许可以简单的看待现在的烦恼,处理现在的事情。嗯……没有答案。一个人的一生那么长,我这才开始,好像就拥有一颗老年人的心,天天操心这操心那。每天说很多话,还是说不尽。写得再多,还是感觉一言难尽。内心依旧纠结着。

我到底是长大还是没长大?问出这样的问题,恐怕是没长大吧!

你顶起一片天,呵护我成长

文/清风十里不及你

几日前在论坛上发完帖子说母亲身怀绝技,只手拎菜刀,佛山无影手,下午就接到母亲来的电话。母亲就是这样,你在她身边她老嫌弃你,说你是个累赘。可真的离开了,母亲却又像那只牵着风筝线的手,觉得风筝飞得太远太高,时常拽拽线,告诉你,别飞远了,别被风给刮跑了。

离开家一个多月。当初做梦都想出去看看的新鲜感已被现实的残酷磨灭得所剩无几。现实的残酷永远是你理想化中的一条小河,等你猛然惊醒发现原来现实隔着理想是一片汪洋大海,涛浪翻天。

独立生活后的重担一下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柴米油盐瞬间涌到眼前。理想是朝九晚五的写字楼敲打电脑,现实却不得不在一家酒店里端茶送水。

母亲这段日子里经常来电话。有时说说家长里短,有时问问杭州有啥好玩的去处?聊到最后无一例外地叮嘱我天气阴晴不定在杭州一个人多照顾好自己,别感冒多穿衣。

有时候我会打断她的叨絮。跟她说长途加漫游这话费你儿子交不起了,没事少打电话。母亲在电话里唯唯诺诺,少了当初我在她身边的大声喊话。

而最终,母亲又是“本性难移”地几天就来电话。并告诉我:你这个套餐我查过了接外省电话是免费的,以后我打电话来,你别打过来。

这次母亲来电话也是和往常一般,家长里短一阵之后还是唠叨多穿衣别感冒。我满口答应之下正准备挂电话。不料母亲顿了顿说:有时间给你爸打个电话。放心,你爸话少不会花太多话费。你爸最近身体不太好。你去跟他说说话吧。

然后一阵忙音。

放下手机,我整理了下思绪。给父亲打了通电话,连续三通都是用户无法接听。我看了看时间,下午四点。这个点天要是不下雨父亲正应该在工地上忙。周遭的杂音掩盖了手机弱小的铃声。

也罢,晚上再打吧。

自我离开家去了外地,父亲给我打的电话总共不过三通。无一例外叮嘱三两句让我按时吃饭钱省点花后我还没说完手机就一阵忙音。

我突然发现自己许久没跟父亲说过太多话。印象中的父亲总是沉默寡言。当然,责骂我的时候例外。这种责骂也是一年才见了那么几回。父亲就像吃了枪药一般喋喋不休地跟我说着大道理,然后夹杂几句脏话。直到他说得口干舌燥为止。

父亲身材矮小,黑瘦的个。平常和别人在一起也很少说话,有时偶尔开几个玩笑,也不谈论是非。一杯茶水,有时一瓶啤酒,他都能在人群中安安静静地坐上一上午。

但父亲很少有这么一坐一上午的时间。父亲是个泥瓦匠。只要天不下雨,都是朝七晚五顶着合肥哪家医院治癫痫烈日在工地上砌砖粉墙。下午傍晚收工回到家,由于母亲在镇上开了家茶馆,一个人忙不过来,父亲回家后要给母亲搭手干活。下雨天的时候茶馆破旧的小屋屋顶漏雨,父亲忙前忙后地给屋顶补漏。来客人时母亲在案板上和面,父亲端着水壶给客人沏茶泡水。茶馆兼卖点心和生活用品,货物脱销后父亲或者顶着骄阳或者迎着风雨骑着他车胎早已被磨得光滑的小电驴去城里添购货物。

祖父生了父亲在内的兄弟四个,父亲是老幺。兄弟分家时祖父和祖母都跟了父亲。由于三伯起初没有分家,等到三伯结婚时家里没有太多钱,爷爷腆着脸皮跟亲戚朋友借了钱来给三伯结婚。婚后三伯分家,债务分成三份,三伯一份,祖父一份,父亲一份。父亲当初年小,就跟了大伯学泥匠活。给大伯打了多年下手后终于当上了师傅,三伯结婚分得一份的债务也还清了。接下来就要考虑房子的问题。

父亲分家后分得三间茅草屋,祖父母住一屋,厨房一屋,父亲住一屋。听父亲提起过,当初分家时家里穷父亲除了分得三间茅草屋还外加几张长条椅。居然没有床。我问父亲那你睡那?父亲淡淡地说:晚上长条椅两条,木板一放,一觉睡到天亮干活。

就这样,长条椅加木板陪父亲熬到了青年时光。

父亲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家里只有三间茅草屋,连床都没有。祖父找来父亲跟父亲说自己还有点钱,你再凑点。盖几间平房,再买张床。给你娶个媳妇。也就这样,父亲终于有了像样的屋子。母亲也跟随着父亲入住他的三间小平房。

母亲脾气暴躁,这跟她少年的生活环境有关。外祖父当年是大学生外加外祖父家里又有几亩薄田。文革时给打成大地主。外祖父被学校停了职回乡当了农民。红卫兵时常来抄家或者闯入屋里指着外祖父外祖母骂他们是大地主,周扒皮,走资派。母亲当仁不让地成为外祖父家的战斗小分队。披红挂绿地与那些红卫兵口战三百回合。

年少急风急火的经历让母亲脾气爆炸,属于擦火就着。母亲时常因为父亲的一点小事而大秀狮子吼。有时因为母亲喊父亲没听见,有时是疏忽了给一个客人端茶水。父亲总是没有任何怨言。有时母亲依旧不依不饶,父亲顶多回她两句话,就再也没任何言语。

父亲脾气好,跟母亲也极少红脸,对外人更是几乎没有任何争吵过。如果说我身上唯一的优点,那就是跟父亲的耳濡目染的好脾气有关。

父亲总是笑脸对人。不与人争吵,那怕别人再不讲理父亲也几乎不讲他人坏处。父亲不喜欢呼朋引伴,熟人见面,也是点头微笑。不过分熟络。东家都乐意把活交给父亲。觉得交给父亲手里放心。

而如今,在父亲手里已建起了三栋房子。一栋比一栋好。从先前的平房,到后来的楼房,再到现如今的三层小楼。昔日没有床长条椅当床没有锅盖搪瓷脸盆做锅盖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父亲瘦小的身躯也开始变得略微伛偻,星霜已爬上他头顶。父亲正在一步步地老去,而我正在他的庇护下茁壮成长。

傍晚6点,我拨通了父亲的电话。电话那头想起了我熟悉已久的声音。三言两句,在我还未说完话那头早已在嘱咐我多穿衣,照顾好自己后挂断电话。

谨以此,献给我瘦小却有无比伟岸,为我顶起一片天的父亲。愿我的成长能赶上你的老去。也在即将到来的父亲节祝所有人的父亲节日快乐,身体健康。

你顶起的一片天下的那个北京治疗癫痷那好軍海帕克小树

致上

走在成长的路上

文/微笑

我深谙,现在的我,不能再回望童年,唯有将梦想与现实并行,本想成年,

童年是七彩蚕丝织就的梦,是梦中的真,真中的梦。无忧无虑是她的明信片,自由快乐是个性签名。而告别青涩的喔,正在通往成长的路上,刻苦奋斗是我的明信片,坚韧前行是我的个性签名。

我的手掌心中紧紧握住明信片和个性签名,迫不及待地开始了独属于我的探索。

我渴望获得友谊、,渴望早一点步入这个社会。我开始了近乎疯狂的奔跑,希冀着可以早一点步入下一站。站在售票口等待良久的我,还是失望了……

内心充斥着希冀,追求着美好,社会却不尽人意。她不总是光明美好,有时也黑暗阴晦,心被一次次的烙伤,一次次的受挫……

我选择了逃离。背上行囊,从校园回到了家乡,还特别矫情的发了一个说说:心累了,情伤了,我再一次选择逃离,静静心。再附上了一副天马行空的画面。

将行囊倚在了一块巨石旁,抛开手机,紧贴着这山中硕大的岩石顺势躺下,阳光闪耀着透过树叶的缝隙,散落了一地的光斑,亦扑在我的双颊上,温暖的感觉自脸上的皮肤渗入身体,一切温暖而美好。

梦中,大簇大簇的栀子花迎风绽放,花香弥漫,迟了半夏。花香深处,一对蝶儿翩翩起舞,蝉儿唱响了生机盎然的景致、伴着欢乐,酣畅淋漓的宣泄着内心的喜悦。山底下的小溪潺潺地流过岁月的栖息地,积淀下一地的美好,仿若那散落一世的繁华……

我不禁站起身来,振臂高呼,“自然,我爱你……无忧无虑的生活,我爱你……”任风儿吹乱长发,细长的发丝与温和的空气纠缠在一起。奔跑着,呐喊着,发泄着自己过度的兴奋和那因狂喜而暴增的激素。

午后的阳光越发的毒辣,射在我的脸颊上,火辣辣的感觉就如同东北女子那火辣辣的性格一般,带着一丝狂躁和急切。眯眼,皱眉,翻身躲进岩石的另一面,冰冷的感觉瞬间袭遍全身,不禁打了个冷战。目光无意间瞥了一眼抛在一旁的手机,几经思索,终还是捡了起来——46条未读短信?

“谁啊?”满满的不耐烦。

“逃避不是办法。”“你已经长大了,不要耍小孩子脾气。”……

抛开,辗转反侧,再也无法平静……

天,一点点的暗了下来,一场暴雨不期而至。我躲进了凉亭,暗中咒骂着老天的阴晴不定。

雨后的空气夹杂着泥土的芬芳格外清新,让人心旷神怡。偶尔瞥见了路边的几株小草,心为其震撼着——它们被雨水冲刷得匍匐在地,但它们的根系却紧紧的咬住大地,丝毫不肯放松……

一路走下山,回想着自己的任性,泪水渐渐的充斥着眼眶,带给我一种被桌上的感觉。抬头之际,朋友就站在对面。微风扬起了她的裙摆,她的嘴角微微上翘,有一个很好看的弧度。

我奔了过去,手搭在朋友的身上,“走吧,下午还有课呢。”轻松的语气让我自己也小小的震撼了一下——就好像我没有逃课,而只是出来散散心而已。

午后的阳光将我们的身影拉得颀长,慢慢的与地平线重合……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qfqwe.com  土豆网鬼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