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网鬼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内容

我有一瓶槐花蜜-

来源:土豆网鬼故事   时间: 2021-04-05

    �I河流入泾河,泾河更气势了。猛向北一拐, 使腾出南山麓一大片开阔地面。地面上这座陇东的县城, 以它的楼红树绿,在全国渐有名气。出城东去,沿泾水之阴,便生出两千亩大的林子来。夏天里,洋槐花开的得意,你若盯着它呆一会, 会感觉到白生生的液体要淌下来的。
    我就是这林子的创始人之一。十年木成林, 十年人定型,妻子也便有了。每每看见她, 就像看见了滴液的洋槐花。而每每看见这林子, 却就盼着有  一个白胖胖的儿子呢。闲时想来, 越思越焦虑, 便告假一月, 入林看书去了。
    有放蜂者自远方来, 却生活出一股新意。川湘苏浙陕宁青的人都有。他们说这地方是黄土高原老妪生下的一位水色鲜亮的女子,也说这是南方秀发女子的丈夫——一个美男子,我是林子的主人,愈听愈发激动。又走几步,见江西人、安徽人、山西人。虽来自地北天南,职业习性却相近。总见他们不怕黄土落得满头满身,几个少 男少妇挤在房子般高的汽车顶上, 和着颠簸的节奏走南闯北。我有一种感觉: 他们真正是鲜花最忠诚的恋人呢。
    一天过去, 又一天过去, 与他们亲热熟了,便生出些腻来, 再去就觉俗气。这日早晨, 太阳正好, 我信步趟过溢出绿水的沼泽地段,便见一老者在那里用餐。他背靠一树,蹲吃挂面, 真可谓大嚼大咽, 煤油炉上呼呼着蓝蓝的火苗。我倒远远可怜起这老汉了: 面孔是白极的肤色, 鬓须是白饭的单线,吃饭却是青年人的气魄。想他该七八十了, 这么野地起炊, 自舀自用。在这生雾生露的夜里, 睡于塑料膜搭成的窄庵里, 我想的开阔而又悲怆…浙江专门癫痫医院哪好…他看见我了, 忙赠饭食, 我无论如何却不去吃。他倒细细端详起我了: 你长得像个姑娘, 挺动人哩!
    我马上想起了爷爷, 他也是这般模样, 风格便是黝黑的面膛。这些年不愁三餐无续, 便生出天伦之乐来, 整日受着儿子儿媳、孙子孙媳的祝福。每每盘腿坐于土炕中央, 在一种乡村礼仪之中用那方盘里的饭菜。要他下灶操勺, 该是马乱兵荒年间的事。
    我有了一腔地不快, 眼珠便津津生滑了, 随便告了一声, 踩着我熟极的幽径,埋头做起思索来: 这是不凡之人, 越是不凡, 越是不易得知其故。我便不宜正面去问老者的身世了。
    一日正下珠珠子雨, 忽从四川来了一位纤纤少妇, 湿着身子翻过十里山地, 到这里寻她父亲。我陪她到老者住处, 老者却冒雨送女儿买车票翻秦岭去了。
    从这, 老汉每每有家信来, 我就慌忙送去, 每去, 总见他埋着头,不出大气的洗菜煮饭, 补衣洗袜, 翻检蜂箱, 点查王嘴, 摇糖集汁, 做那直径如小指盖大小的蜡碗。末了总要夸赞这林子是黄土高原一个新的标记。
    只是, 从没给我品过一口糖。
    有趣的是他干完活计, 却倏然另一副面貌。他指点山林, 犹如将军临阵: 生活在这大花园里, 百鸟给你奏乐, 七色光束给你传递灵性, 风云雨雪给你雕刻寿数。哩! 美极了!
    我便觉他是个家呢。好不容易才得知, 他是湖北人, 七十三了, 放蜂已三十多年。儿子在十几岁时死于大街上的车祸 , 四个女儿已嫁到新疆、西藏、东北、四川。老伴癫闲病到底怎么治疗在城里守着他万元户的屋子。今年春节, 女儿女婿八人齐来劝老人不要出去, 也不给他装车。他自己张罗着装了车, 留了一句话: 出去死在哪里就埋在哪里, 花洋林海是我的碑, 吮吸蜜甜的孩子是我的后代。他循着年年岁岁南北奔波的路线, 去六盘山南追苜蓿花, 却意外地被这里的秀水绿林留住了。
    我渐渐地悟道: 这该是一个爱钱如命的老人了。
    一个月夜,我和老者挤在窄庵里睡了。洋槐花悄悄地糊了我的眉眼 , 挡着我的鼻孔。蜂儿也就静静地听我们说话 :
    “ 世上没有了花, 你老该就回家去了?”
    “世上没有了果, 你青年人就不会再出门了?”
    “开花就为结果嘛, 没有果实的花, 开在世上没有什么意义。”
    “你知道花开之后, 还有什么吗?” 我一句, 老者一句,中间来不及我多思虑。好像那洋槐花的馨香堵住了我的七窍, 我没有了灵感。
    老者稳稳地躺着, 侃侃与我攀谈: 植物本身只知开花, 开花只求结果。却把开花到结果之间能生出汁的一种东西忘掉了, 浪费了。蜜蜂是个发明家, 它把这东西酿成了糖, 给了人类一个很大的启示。但这个启示却没有引起人的重视。
    比如母亲到了开花的年纪, 便天然地生出乳汁, 喂养儿女, 人便脱离了荒蛮和愚昧, 世上就有了美与丑的分界。这是母爱本身的伟大作用。儿女还在胎膜里,母亲就理智地把她的弱点、过失抛弃掉,希望儿女带着她的秀美、贤忠、勇敢、勤劳出世。这种希济南中医癫痫病医院望正好变成了乳, 儿女吃了, 就有了母亲的美德。儿女大了, 远走高飞了, 有的人却忘了母亲……假如几十年为一个周期养育的果实是个苦果,她有什么感觉呢? 如果让一代一代的母亲从鲜花盛开到结出果实之间,既产生一种充俗的物质的乳, 也产生一种理智的精神的乳呢……
    那一夜, 我是在被花天蜜地包围的意境中睡去的。后来, 我去省里搞林业规划, 但那夜花香蜜甜的意境,却在我心中等待着升华。老者的话, 如世间一道不朽的诗题, 启发我去寻诗眼。一路上, 每见一种景致, 我总要做一种累索。
    我看着想着:世间的植物都开花, 花蕊里都流蜜, 它的儿女就一代比一代硕大丰满。这该是蜜的功劳, 蜜感谢了人类, 人类就进化了植物。
    那科学院该是一片绿林, 有电子树、医学树、高能物理树。陈景润就是数学树上的一朵花了。这些花, 有的开了是迟迟得到成功, 有的开了只是一种试验。但只要是花, 必有生汁的一种东西。如果像蜜蜂一样,把成功、把失误、把试验都酿成纯净甘甜的乳, 供科学之林里更多的林木吸收营养, 不就有最快的速度结出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之果么?
    工厂、矿山、油田开的就是煤花、钢花、油花了。小说、电影该会生出一种更新更甜的乳汁的。
    祖国不也正是开花的年纪吗? 让她的乳汁天天涌流, 让儿女们尽情吮吸, 那枚东方的现代化果实不就很早很早地结出来了吗?
……
    啊! 我惊奇我的联想, 也惆怅我的愁绪: 谁? 像蜂一样, 能把开花到结果之间变成汁的东西全部酿成蜜呢? 这位老癫痫病西安哪家医院好者是不是用他终身采搬祖国母亲乳汁的行为本身, 来验证一个逻辑, 一个发现: 他像蜜蜂,蜜蜂也像他。他不仅采撷营养高度丰富的物质的乳, 他也酿造和母乳一样纯净、一样无私的精神的乳… . ..
    我真想跑回去拥抱着老者,大声地告诉他: 我是世界上最浅薄、最没出息的人! 我便申请回陇东调查数据。沿途见那黄土疙瘩上还没有树、没有草。牛在地里稳稳走着, 后面跟着默默的农人。我真想问我这北方的父老乡亲, 你稳稳的、默默的, 是不是正品着几十年、几百年前开始毁林垦荒、粗糙作务这一漫长周期结成的苦果的苦味呢?
    我气喘喘地见到老者, 没想到这是分别的日子。他用一个玻璃罐头瓶, 盛得满满的洋槐蜜,清极, 亮极。我接过来, 站了一刻钟, 俩人的目光就拉直了。他说这里是块宝地, 这片林子是黄土高原的一块翡翠! 等西北都绿起来, 花起来, 有了湖、有了雾 , 他还要来。他叫我去六盘山西 , 再生几片林,种几架山草。让天南地北一年四季花不谢 , 天天有蜜淌, 江南水乡就会向北方蔓延。南北会分不清气候与物质的差异。
    我手脚颤颤地说“ 爷爷, 这蜜, 是一种药。是大自然慷慨赐予人类的一种药……”
    如今,黄土高原已是深秋时节,树叶成了黄色的标本。我和妻子在六盘山西的帐篷前瞄着篝火, 想那老者该在花国之都云南出没了。我猛然觉得他不会再来了, 很可能会猝然逝于放蜂途中的。我拿出这瓶原封未动的汁液 , 第一口祖国母亲的乳汁我怎么吃呢 ? 我怎么生出十二分的对母亲的爱, 又怎么十二分的报达母亲的养 育之恩呢? 洋槐蜜哟,清极、亮极……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qfqwe.com  土豆网鬼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