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网鬼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猫与东卫_散文网

来源:土豆网鬼故事   时间: 2021-08-28

猫与东卫

(一)

狸猫在东边,东卫在西边。

狸猫望着天空中墙上的一角,像一个走失的,之后凝望着他的脸,他的脸在东边。

橱窗里,一场激烈的橄榄球比赛占据他的眼,没有丝毫移动的迹象。

猫眼又向前移了移,呆想。转眼间又落魄的离开,继续凝望另一端的墙角。( 网:www.sanwen.net )

“写就是在画,画就是在写。”庞街拐角处的老人念叨,用画笔记录下了:

一位在一个酒吧门前望着一直他东边的猫,而猫也在凝望着他:像是等了好久,又像是要马上离开。

终于,目光失去焦点,对视马上就要结束。

一辆皮卡车毫无征兆地沿着庞街冲撞过来:目标是那只猫。东卫没有犹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猫从死神的眼中捞了回来——它的阴谋没得逞。

发现这是一只受伤的猫,肚子上一个划口,血正溢出来,它的身子像被一道虹印染了的白手帕。

终于,他决定把它抱回家。

他把它放进车筐里,骑到了一个便利店,买一些它需要的东西,拍拍它的头:

不要走开,我一会回来,要乖,像那些好孩子。

出门——猫不见了。

他焦虑找了一个多小时,找遍庞街,不见踪影。

无奈,回家。手里的东西不知如何处置。

晚上,他斜靠着沙发,饮一听维式啤酒,电视上仍是球赛,没有开灯——球队的光映着他的脸。

门外淅淅沥沥的持续近半个小时,雨声让他想起那只猫,想起它的眼神,想起它的伤:让他顺着安眠的节奏将化在雨里,直到鼾声把他吵醒。

到了,睡觉。

(二)

猫就在外面,一个多小时。

直到淅淅沥沥的雨变成上帝轻柔的喷嚏——轻轻拍罗在繁厚的绒毛。

他没有发现,准备上楼,关灯。无意的斜视还是无意地瞥到了它——正在徘徊。

他走,开门,让陕西癫痫医院哪家好它进来,赶走毛里的雨,整理身上的伤。

便利店的东西最终还是没有仍,全部摆在它面前——两分钟内全部吃掉。

关灯,睡觉。

床在左边。

它在右边。

(三)

天被叫的越来越亮,清晨的阳光真是好。

世界上所有的感冒都让人厌恶,除了上帝——这是复苏的先兆。

复苏的事情却不会发生在庞街3-2-1的房间里,鼾声占据主导地位:有东卫,还有猫。

(四)

又是一个清晨,又是一束阳光,又是一阵鼾声,又是东卫和那只猫——在一个不被复苏的房间。

还好,不上班,还好,没。

一直到上午将近十点,桌上的闹铃炸醒了他俩:一个翻身,一个“喵”的一叫。

早餐是一杯牛奶,两个“人”分,没办法,人总是要节省,尤其是在没钱的时候。东卫今天的,就是按照原计划:周三找工作。在这里,附一张他的星期计划表: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酒吧喝酒 酒吧喝酒 找工作 找工作 去图书馆 整理家务 那就发呆吧

买一周的食物 骑车绕海转 找工作 找工作 写写无聊的 画点画

找番茄 找工作 随便挣点钱 酒吧继续喝酒 和五点相约图书馆

再写简历 还有睡觉

自从看到那只猫后,计划表成了这样:

星期一 星期二 星期三 星期四 星期五 星期六 星期日

酒吧喝酒 酒吧喝酒 找工作 找工作 自己去图书馆 整理家务 那就发呆吧

买一周的食物 骑车绕海转 找工作 找工作 写写无聊的文字 画点画

找番茄 找工作 随便挣点钱 酒吧继续喝酒 和五点相约图书馆

再写简历 还有睡觉

喂猫 喂猫 喂猫 喂猫 喂猫 喂猫 喂猫

东卫其实是不喜欢猫,他更喜欢狗,如果那天遇到的是一只狗,就不会发生“救狗”事件,他会想也不想的把狗抱在怀里。

今后,他给这只猫癫痫病医院有那些阿起名为“酒酒”。

酒酒很听话,一直很听话,除了偶尔不开心的时候挖他一下,算上今天,已是第三道。

(五)

上帝的脾气不知为什么忽明忽暗,难不成是为了家庭纠纷?

晴后雨,雨后晴,每个人在这几天活像一个气象台。天气准,人心不准,人心准,天气不准。人和天,好象没有一种“刚好你也在”感觉。

没。

总以斗争的方式存在:相互依托,相依为命。

没有天,就没有人;没有人,不晓得天。总要有一种的感觉,好让人忘不了天,天放不下人。

雨下了,又是一天——又是连绵的一阵,从早餐到晚餐。

猫吃的很开心,工作找的很糟心。

没有一个公司通知他可以有复试,他怀疑这个世界上是否真正有复试这个东西——却对复仇却有了更深的了解。总是要想开点,你不想开,没人替你。只有真正看开,才能真正执着,执着的“五体投地”本来就不开心,一看猫吃的这么开心,就更糟心,一脚,把猫的饭盆踢得老远,猫“喵”一声,逃的好远。

疲惫的结束,一天。

猫粮在窥视着他,思考着他,想想自己什么时候能走出世界,在一个巴掌大的圆盘里……

(六)

照例,今天是晴天,没有云,是一个明亮的早晨,空气里雨的味道并没有全部褪去,清心的快感希望长存。存到下一次雨季。

照例,找工作。

今天,喂猫。猫粮的圆盆不见了,猫在窥视着他:不要抢走唯一属于我的东西。

在床下面,发现一堆猫粮,猫和孩子总会有可的相通之处:爱吃,又没有勇气正面护卫。

东卫倒掉昨天吃剩的猫粮,加入了新的,猫吃的很开心,工作……

(七)

这几天门口多了一份报纸,这是东卫刚刚定的。以后,报纸是他重要的信息来源。

是一份都市报,有整整一版是就业信息,以东卫的性格来说,也只有干短工最适合他。

东卫报纸翻了个遍,没有一个可以引起他的兴趣,好在,前些天打短工的钱还有剩余,那是帮一位的朋友,看一个月的花店,挣了一笔较为丰厚的济南那里看癫痫病好工资。难得有这么幸运的时候。不会总这么幸运,下一步的工作还没有着落。一到这个时候,东卫就要找到老朋友咸鱼,去酒吧“帮帮忙”了,顺便每天可以蹭点酒喝。

酒吧确实没有多忙,人多显得忙点,咸鱼对此没有意见,只是两顿饭而已,能帮自然就帮了。

东卫每次进酒吧的时候,手里都会拿着今天的报纸,一边抱怨又没有工作可做,一边和咸鱼一起寻找有没有什么趣闻——没办法,两个人都不爱看电视,除了球赛,报纸是提供唯一信息的渠道。

每次东卫进酒吧的时候,猫都会溜着门边儿进来,人少的时候是可以携带宠物的,因为来了也没人看见。人多的时候就不行了,猫只会在9:30点以后才可以进入酒吧。也懒洋洋的像是没睡醒或者喝醉酒。

东卫往往一把猫抱在膝上,抚着毛,把喝剩的酒往猫嘴里灌,猫却也是享受的要命,时间一久,灌成了酒鬼。

两个晃晃悠悠的走到家,已将近十二点。

东卫打开电视,看里面直播的球赛,猫乖乖依偎着。单身汉在微光中互诉衷肠。

雨随风撒进来,只管撒,第二天就干了。雨味浸到屋里,又浸到鼻腔,浸出了鸟鸣,浸出了蝉声,浸出林中的梦……

窗帘随势摆,窗外的流浪狗瞥进去一眼,又匆匆走了,嗅着前方的路。

(八)

说好今天上午8点见,咸鱼又“准时”睡过了,昨天的球赛,意犹未尽——在他的梦里,正演着重播……

除了计划表上的任务,他们有一项特殊的任务,就是帮那个画家老人买一些画册。顺便浇浇他遗忘在角落的花,老人很喜欢画,却很不在乎花。

和老人的相遇也是因为一辆车。

那辆车是正常行驶,然而刹车失灵,老人耳朵常年失灵。在那一刹那,咸鱼奋不顾身,替老人挨了那一击,重重的倒在地上,都已为没有救了,但咸鱼还是奇迹般的好了起来。

渐渐开始有意识……

开始吃东西……

开始下床……

开始坐在家里的阳台上,在轮椅上覆着毛毯,像一个即将褪去力的老人一样,贪婪的享受午后的阳光,和东卫一起过去所有的开心——当然,这不是回光返照。

也许是,好人有小儿癫痫病早期的特征好报?

他们从不在乎。

渐渐的,咸鱼终于“褪去”了轮椅。

后来他们知道,老人唯一的儿子在战争中牺牲,维和部队送来慰问金,说他英勇……

从此以后,老人就爱上了画画,一开始画的最多的,还是儿子……那真挚的双眼,无数次在梦里梦到——老人嘴角挂着微笑。

直到老人去世,依然挂着那笑,梦见儿子的笑,飞往,的……笑。

从此以后,东卫两个人便开始经常去老人的家,送一些他喜爱的画册,他总是一画起画来,就忘了浇花。

在两人的照看下,花开的茂盛,老人笑的开心,像那些花一样开心……

然而,老人家的狗,始终不是很欢迎东卫家的猫,惟一的冲突,在没有的生灵上。猫还是在狗不在的情况下,温暖老人的腿。

(九)

世上最不烧脑的东西,就是音乐。

情绪越强烈的音乐就越不烧脑。

然而还有一种音乐,最不烧脑。

雨季又到了,雨落下后的音乐,无疑是时间最和谐的节奏,可以弹奏出世间最幸福的节奏,可以是凄美,悲凉,欢乐,,因为它是天的声音,自然的旋律。没有副歌的旋律,因为副歌在你脑中,不同的人,不同的副歌。

都融在雨的主旋律下。

猫又长大了不少,大到可以吸引母猫的注意力。青期已过,不想再放弃的活力。东卫从不包办,随它去……

(十)

被动:

世物天生就是被动,生命的出现时被动,因为如果可以主动选择,那会有一部分生命会选择不会出现,可是,既然有意识选择,就证明,已经被创造。

生命都不是自愿出现。

之所以还要选择艰难的或者,是因为:

已经无路可走,难道除了这条路还有别的路可走?

道理是被动出现,人是被动接受。需要做的被动的事情太多,所以才要抓住主动创造的尾巴。

活着就是自己的事。

(十一)

东卫腿上的猫在叫,在一个日的午后。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qfqwe.com  土豆网鬼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