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网鬼故事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老姐仨_散文网

来源:土豆网鬼故事   时间: 2021-08-28

老姐仨

刘雅杰

“老丫头,麻烦给我点着”。贾婆婆手指上夹着一支自卷的烟,喊靠在她肩膀旁坐着的一个比她小不了几岁的高婆婆。

我回头看时,禁不住笑了,又是这老姐仨。老年公寓里不许吸烟,她们又出来过烟瘾了,姐仨儿围坐在一起,吞云吐雾,享受着烟香的滋味,的、的笑着。

三个人里,贾婆婆最年长,七十九岁,黄婆婆七十五岁,刚才被贾婆婆喊作‘老丫头’的高婆婆是三人中最小的,那也七十出头了。三人是同一年住进老年公寓的,一住就再没分开,处的象亲姐妹一样,偏偏三个人最大的喜好就是‘饭后一颗烟,赛过活神仙’,一天三顿饭后围坐在一起,寒暑不误。吸烟她们最大的乐趣,烟吸足了,姐仨便摆开了龙门阵,张长李短,古往今来,个人遭遇儿女道,只要有一个话题,老姐仨便听一人滔滔叙述。有时也争得面红耳赤,生气了,嘴一撇,走了。不过这不要紧,他们像小一样,过一会就忘了,不计前嫌,一会又在一起有说有笑了。

贾婆婆最叨叨的就是当年她嫁到贾家时的情景,不满十七岁时,因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为给一家人换一点口粮,生生癫痫病传染吗的被媒婆拽进了一顶破轿子,一路上哭成了个泪人,没看清嫁了个什么模样的男人,稀里糊涂的就当上了贾老憨的新娘。你就听这名吧“贾老憨”,就知道憨厚老实,本分到家啦;一个多月了,贾婆婆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贾婆婆边说边笑边用手拍大腿,老眼笑的眯成一条缝。用贾婆婆现在的话说“那死老头子,比个木头强不多,憨死人。”后来还是贾婆婆的婆婆听出了音,就又吵又骂,暗授密招,转年有了贾婆婆的大女儿“贾麦子”;这一下贾老憨可不憨了。紧跟着隔两年生一个,生了四儿三女,孩子们个个长得壮实、顺眼。贾婆婆说为了这些孩子们长大成人,贾老憨没少吃苦,起早爬半,什么活都干过,伤力过度,过早地离开人世,一说到这,贾婆婆昏浊的老眼里总是噙着泪花,呆呆望着遥远的天边不吱声了。那姐俩知道贾婆婆在想她的丈夫,赶紧以出去溜达为由解围,于是,姐儿三你拉我扶地去了附近的广场。( 网:www.sanwen.net )

老姐仨在公寓里住的长了,也成了邻居们惦记的人,有事没事的总爱和她们打个招呼,她继发性颠病是什么意思?们也很有上一代老年人的范,看见小区地上有垃圾,总是随手拾起来放进垃圾桶,小区居住的人敬重三位老人的行为,再也不随手扔垃圾了。

你别看黄婆婆今年七十五岁 ,人长得很俏皮,白白净净的,一头白发自来卷,穿戴还挺时尚,带个黑框老花镜,很有学者风度,实际上黄婆婆就上了几年的夜校,识字不多。黄婆婆在家是长女,孩子多,轮不到她一个子上学,早早嫁了人,给家里省口饭。她嫁到黄家时,丈夫就是个病秧子,一点重活干不了,又喘又咳,上上下下的活全得操持,上至公婆,下到姑侄,都得侍侍奉到位,一有闲空时间,还得揽些绣活添补家里生计,天天累得直不起腰。就这样劳苦的日子,并没有因磨难改变俊俏的模样。三十几岁就死了丈夫,扔下她和三个孩子,又被婆家分出去自己单过。一年闹饥荒,娘四个一天就靠一麻袋小土豆熬日子,可在转年开,最小的女儿连饿带病,长睡在了黄婆婆的怀里。黄婆婆说当时她一声都没哭,一滴眼泪也没掉,只是说“可怜的孩子,享福去喽,活着太遭罪了。她把孩子包在全家最值钱的一件被单里,自己抱到山上,放在地下轻轻地拍着,好像深怕孩子受惊醒过来。然后她解下腰带挂在了树上……亏得有砍柴人路过头疼性癫痫治疗救下了她。回家后看见两个不懂事的孩子,抱着她的腿叫。她的心崩溃了,自打丈夫和孩子死后,囤积了一肚子的苦水,像跑冰排的江水咆哮、嘶叫、呐喊……不知哭了多久,心里哭空了,眼泪哭干了。睁眼时,天已黑黝黝的,看见眼前两个瘦骨嶙峋的孩子,空着肚子睡在冰冷的炕上,心里刀搅般难受,她暗下决心,决不让这两个孩子再离开自己。打那以后,无论遇到多大的事,再也没掉过一滴眼泪。

黄婆婆用手捋着满头的白发说:“现在我可知足了,共产党每月都给咱开两千多元,吃穿不愁,多好的日子啊!这要是那时有钱我那可怜的孩子……苦日子都过去了,咱们也老了,不想那么多,乐呵的活着吧。”那姐俩拍着巴掌叫好。

高婆婆的老伴是从部队转业到地方的。经人介绍,一床新铺盖,几件简单的家俱,请几个,热热闹闹的把婚事办了。老伴有,能文能武,人也精明,高婆婆又是持家能手,小日子过得叫街坊邻居眼热的不得了:“看人家那日子,孩子大人出来穿象穿,戴象戴。哎!咱可比不起人家啊,人家是吃皇粮的,旱涝保收!” 高婆婆听了心里美滋滋的。她们两口子都是热心肠,邻居家有个大事小情的都主动帮忙,家里孩子穿小的小儿癫痫治疗费用高吗衣服和鞋子,就送给孩子多的邻居。

后来,高婆婆的大儿子考上大学,女儿也嫁给了一个富庶的人家;老两口看孙子、哄孙女一家人其乐融融。怎么也想不到,一场大病割断了两个人一辈子的恩爱的情缘……如今高婆婆退休了,儿女们忙着工作,为了不打扰孩子们,她住进老年公寓,和两个老姐姐聚缘。

相逢是缘,相处是情。人老了怕,这老姐仨住在一起,一人说话两人听,一个不好俩人劝,就这么宽慰着,帮衬着。过着平静的日子。

今年过年时,高婆婆的儿子来接老妈回家过年,说啥也不愿意回去,倒不是不想儿子,只是怕她走了,勾起那两姐妹的事,就和儿子说我和你两个姨呆惯了,我回家了,留下她们大过年的心里不是滋味。儿子怎么说,老太太就是不回去。后来,儿子打电话叫了一辆出租车,把老姐仨都接回家一起过年去了。年后老姐妹回到了老年公寓,脸上天天挂着笑容,更是分不开了,逢人便夸高婆婆的儿子有多。

这不,贾婆婆喊着年龄最小的高婆婆的小名:“老丫头,来给我点着。”老姐仨又在一起过上烟瘾了。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qfqwe.com  土豆网鬼故事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